中國保健藥酒歷史文化

來源:日期:2018-04-20 07:53

在古代,統治者認為:“國之大事,在祀在戎”。祭祀活動中,酒作為美好的東西,首先要奉獻給上天、神明和祖先享用。戰爭決定一個部落或國家的生死存亡,出征的勇士,在出發之前,更要用酒來激勵斗志。酒與國家大事的關系由此可見一斑。

 

反映周王朝及戰國時代制度的《周禮》中,對祭祀用酒有明確的規定。如祭祀時,用“五齊”、“三酒”共八種酒。后來又有了酹酒祭神活動。如春社日,時在農歷二月一日,祭祀土神,祈求豐收,有飲中和酒、宜春酒的習俗,說是可以醫治耳疾,因而人們又稱之為“治聾酒”。

 

自古以來,酒是祭祀時的必備用品之一。原始宗教起源于巫術,在中國古代,巫師利用所謂的“超自然力量”,進行祭祀等各種活動,都要用酒。巫和醫在遠古時代是沒有區別的,酒作為藥,是巫醫的常備藥之一。因此,酒在什么時候出現,酒作為藥也就出現了。藥酒出現的歷史,也有五千年的歷史了。以史家實物考證,藥酒的出現也有三千年的歷史。

 

 


 

一、藥酒的起源

 

 
當然,人類最初的飲酒行為與養生保健、防病治病有著密切的聯系。學者一般認為,最初的酒是人類采集的野生水果在剩余的時候,得到適宜條件,自然發酵而成。如關于酒的起源的神話之一—猿猴造酒法也提到,“粵西平樂(今廣西壯族自治區東部,西江支流桂江中游)等府,山中多猿,善采百花釀酒”,也體現了藥酒出現的淳樸自然觀。由于許多野生水果是具有藥用價值的,所以最初的酒可以稱得上是天然的“藥酒”,它自然對人體健康有一定的保護和促進作用。當然,這時人類雖然從飲酒得到了養生的好處,但他們可能并沒有明確的養生目的。

 

后來,人們為了辟邪、除惡、解毒,就有了飲菖蒲酒、雄黃酒的習俗。同時還有為了壯陽增壽而飲蟾蜍酒和鎮靜安眠而飲夜合歡花酒的習俗。關于這些,歷代文獻都有所記載,如唐代《外臺秘要》、《千金方》、宋代《太平圣惠方》,元代《元稗類鈔》,明代《本草綱目》、《普濟方》及清代《清稗類鈔》等古籍書中,均載有此酒的配方及服法。菖蒲酒是我國傳統的時令飲料,而且歷代帝王也將它列為御膳時令香醪。明代劉若愚在《明宮史》中記載:“初五日午時,飲朱砂、雄黃、菖蒲酒、吃粽子。清代顧鐵卿在《清嘉錄》中也有記載:“研雄黃末、屑蒲根,和酒以飲,謂之雄黃酒”。由于雄黃有毒,現在人們不再用雄黃兌制酒飲用了。對飲蟾蜍酒、夜合歡花酒,在《女紅余志》、清代南沙三余氏撰的《南明野史》中有所記載。

 

 
二、藥酒的作用

 

 
中國古人將酒的作用歸納為三類:酒以治病,酒以養老,酒以成禮。

 

漢傳佛教所承授的《四分律》,準許僧人在有病而其它藥治愈不了的情況下,以酒為藥,非唯“和水飲酒”,直接服飲也是可以的,較原始佛教似為寬松。但為防止濫行,《南山戒本疏》又特別強調,不是有病就可飲藥酒,而是必須用其它藥遍治不愈后,才能服用。

 

藥酒的出現除了以上的因素之外,還因為其本身就具有“藥”的功能。酒雖有多種類型,但其性味功效大同小異。一般而論,酒性溫而味辛,溫者能祛寒、疏導,辛者能發散、疏導,所以酒能疏通經脈、行氣和血、蠲痹散結、溫陽祛寒,能疏肝解郁、宣情暢意;又酒為谷物釀造之精華,故還能補益腸胃。此外,酒能殺蟲驅邪、辟惡逐穢。《博物志》有一段記載:王肅、張衡、馬均三人冒霧晨行。一人飲酒,一人飲食,一人空腹;空腹者死,飽食者病,飲酒者健。這表明“酒勢辟惡,勝于作食之效也。”

 

酒與藥物的結合是飲酒養生的一大進步。酒之于藥主要有三方面的作用:一是酒可以行藥勢。古人謂“酒為諸藥之長”。酒可以便藥力外達于表而上至于顛,使理氣行血藥物的作用得到較好的發揮,也能使滋補藥物補而不滯。二是酒有助于藥物有效成分的析出。酒是一種良好的有機溶媒,大部分水溶性物質及水不能溶解、需用非極性溶媒溶解的某些物質,均可溶于酒精之中。中藥的多種成分都易于熔解于酒精之中。酒精還有良好的通透性,能夠較容易地進入藥材組織細胞中,發揮溶解作用,促進置換和擴散,有利于提高浸出速度和浸出效果。三是酒還有防腐作用。一般藥酒都能保存數月甚至數年時間而不變質,這就給飲酒養生者以極大的便利。

 

根據中醫理論,飲酒養生較適宜于氣血運行遲緩者、年老者、陽氣不振者,以及體內有寒氣、有痹阻、有瘀滯者。

 

這是就單純的酒而言,不是指藥酒。藥酒隨所用藥物的不同而具有不同的性能,用補者有補血、滋陰、溫陽、益氣的不同,用攻者有化痰、燥濕、理氣、行血、消積等的區別,因而不可一概用之。體虛者用補酒,血脈不通者則用行氣活血通絡的藥酒;有寒者用酒宜溫,而有熱者用酒宜清。當然,有意行藥酒養生者也可以在醫生或營養師的指導下作選擇。古人深諳其妙處,中國這才有了非同凡響的三千年藥酒歷史。

 


 

三、藥酒的制作原理

 

 
從目前流傳的文獻看,我國第一部藥物著作——《神農本草經》中,只記載藥物宜酒漬及不可入酒者,未提及藥酒制作。

 

湖南長沙馬王堆3號墓出土的《養生方》中,發現一個較完整的藥酒方,其記載了浸取藥汁,置麴和米飯,使之發酵,再加藥和藥汁,沃以美酒,放置一定時間的釀制過程,服飲方法及主治功效。這是最早有關藥酒制作工藝的介紹。古代也曾出現過少數藥酒專著,如《食圖四時藥酒要方》(《七錄》、一卷),《雜藥酒方》(《隋志》、十五卷)等,可惜均已失傳,有些則是民間傳承秘傳。

 

直到公元500年左右,梁·陶弘景的《本草經集注》才有“凡漬藥酒,隨寒暑日數,視其濃烈,便可漉出,不必侍至酒盡也。滓可曝燥,微搗更漬飲之”的記載。唐代孫思邈《備急千金要方·酒醴第四》也有專門論述,“凡合藥酒皆薄切藥,以絹袋盛藥,內酒中,密封頭。春夏四、五日,秋冬七、八日,皆以味足為度,去滓服,酒盡后,其滓搗,酒服方寸匕,日三;大法:冬宜服酒,至立春宜停”。

 

然而,結合現在的漢古傳承民間秘傳要方對藥酒的制作也有類似論述,漢古傳承民間秘傳要方歸納起來大致可分四步:

 

1.用料:明確的用料,必須用什么材料制作。

 

2.方法:明確具體的制作工藝流程缺一不可,多而無用。

 

3.用量:根據患者的自身情況用前,該如何用,怎么用,用多少,用后等一系列具體用法流程。

 

4.病癥:明確的病癥蕁麻疹,而不是一方治百病。

 

至于因師徒承授不同,各個地區又有自己的風俗習慣,所制藥酒都有各自的特色和風味,在此不做一一細述。

 

早在唐代,我國第一部藥典《新修本草》就有明確規定:“凡作酒醴須曲”,“諸酒醇醨不同,唯米酒入藥”。由此可知,當時的藥用酒是采用以曲釀造的米酒。宋朝至明代,仍是以曲釀造的米酒為藥用酒。至清代漸漸普及用白酒(燒酒)作藥用酒。

 

現在,1970年、1985年版的(中國藥典)則明文規定,酒劑系指藥材用白酒浸提制成的澄清液體制劑。并明確指出,生產酒劑所用的白酒,應符合衛生部關于白酒的質量標準的規定。1982年由國家標準管理局發布的白酒標準中(由衛生部提出),既包括用谷類原料制成的白酒,也包括用薯干為原料制得的白酒。兩種白酒在檢測“標準”上允許有一定的差異。以60度白酒為例(高于或低于60度者,按60度折算),在甲醇限量上,以谷類制得的白酒應≤0.04g/100ml,而薯類制得白酒,則允許≤0.12g/100ml。在氰化物方面,谷類白酒應≤2mg/l,薯干白酒允許≤5mg/L。在雜醇油項上,谷類白酒應≤0.20g/100ml;包括薯類在內的其他白酒則是≤0.15g/100ml。其余在鉛、錳的限量上,兩種白酒的標準是相同的,均為≤lmg/L。因此,兩種不同原料制得的白酒,只要符合上述標準,均可用于藥酒生產,除了嚴格遵守規定標準外,最主要的還須注意傳統的質量標準。最近,國內有人提出白酒和藥酒應增加亞硝胺類成分檢測一項,以加強質量控制,特別是生產出口產品單位更應注意。

 

此外,還應當正確把握好原料酒的濃度和用量,一般來說,滋補類藥酒所用的原料酒濃度低一些,祛風濕類藥酒因祛風活血的需要,所用原料酒可以高一些。根據各種藥酒的性能,把握好酒的濃度,十分重要。如酒的濃度過低,一些苦味質及雜質等易溶出,影響到藥酒的氣味。而且藥料吸水多時,體積膨脹,難于去滓,損失較大;如酒的濃度過高,則藥料中的少量水分被水吸收,質變堅實,有效成分反難溶出,刺激性亦強,故宜掌握適度。

 

 

(1)藥材的選用和加工

 

藥酒所用的藥材要求品種純正地道,并要注意同一藥名不同品種的功能差異。如牛膝有懷牛膝、川牛膝之分。懷牛膝產于河南,含多量鉀鹽及皂甙等,臨床以補肝腎、強筋骨見長;川牛膝產于四川,不含皂甙,臨床有活血祛瘀功能。藥酒制作時須按藥酒的主治功能,進行適當藥材選擇,這類問題較為常見,漢古傳承也是這個道理。

 

藥材的加工炮制也要十分講究,早在《千金要方》中,就提出:凡合藥酒皆薄切藥。薄切就是加工的一項要求。有的則應軋成粗末,有些礦物及介類等藥需軋成細粉,應煮的藥材需切成短咀或薄片。適當地粉碎藥材,可擴大藥材與酒液的接觸面,有利增加擴散、溶解。但不宜過細,過細使大量細胞破壞,使細胞內的不溶物,質、粘液質進入酒液中,不但不利于擴散、溶解,還會使藥酒混濁。此外,對有些藥物,還應根據需要,進行適當的炮制。既可減少某些藥物的毒副作用,保證藥用安全,又可增強或改變其藥用效果。如附子生用有毒,經用輔料甘草和黑豆煎煮加工后,可祛除其毒性。生首烏有生津潤燥、滑腸通便等作用,但經黑豆汁蒸煮后,卻有滋補肝腎、益于精血、烏黑須發的功能。

 

各種不同藥酒所取的藥材不同又有各自不同的加工要求。如漢古傳承,在制作過程中,用加熱蒸制的方法,這不僅有利于藥汁和有效成分的攝取,而且對原材料還有能夠發揮最好效果的作用,給蕁麻疹患者提供最好的療效。

 

(2)制備工藝

 

傳統以浸漬法和滲漉法為主,也包括其它方法。浸漬法包括冷浸法、熱浸法及恒溫法,使用時應當根據藥料性能分別處理。有些有效成分容易浸出的單味,或味數不多的藥物,或揮發性較強的藥料,可用冷浸法。如果藥料眾多,酒量有限,用冷浸法的有效成份又不易浸出,就應當選用溫浸法。

 

古人采用此法時,有的先用水煎藥取液,候冷漬曲,待發后再加入蒸好的飯發酵成酒加藥釀制法,可制備低度藥酒,在其制法、使用效果等方面有研究的價值。無論用那種方法制備藥酒,其容器必須確保其不與藥材和酒起化學反應,一般以陶瓷、玻璃等制品為宜,不宜使用含鉛較多的錫合金器具,以免過多的鉛溶進酒中危害健康。容器應有蓋,既可防止酒的揮發,又可保持酒的清潔。

 

藥酒在制備過程中,還可根據各品種的不同特點,加一定量的調味著色劑,以方便患者服用,緩和藥性,提高制劑質量。目前使用主要是食用糖(包括紅糖、白糖、冰糖)和蜂蜜。致力于為蕁麻疹患者所服務的漢古傳不添加任何著色劑,天然色澤無任何不良反應及副作用,是一種新的發展方向。

 

(3)澄清

 

藥酒是藥材經白酒浸漬,滲漉或回流所得的含醇液體,藥材被白酒浸取時,不但藥材本身的細微碎屑及一些沾附于藥材表面的泥屑雜質會混入浸出酒液內,而且藥材細胞破裂后,粘液質、樹膠、淀粉、蛋白質等一些大分子物質也混入浸出酒液內,變成混懸液。其中一部分粒子,經一定時間便沉淀于容器底部。所以藥酒在作為成品裝灌之前,都必須作澄清過濾處理,去除懸浮和沉淀物。過去藥酒澄清是將酒和藥材密封于大缸中,靜置一兩個月,使其自然沉淀,然后取其上面的清液過濾后灌瓶出售。現在有的單位使用蛋白質沉淀法,采用新鮮蛋清為沉淀劑,利用蛋白質與鞣質在酒中充分反應,形成鞣酸蛋白沉淀的原理,除去沉淀。

 

這種方法的優點是藥酒澄明度較高,成品穩定性好,味醇厚而爽。但是影響藥酒中蛋白澄清效果的因素較多,漢古傳承操作要求十分嚴格,特別是蛋白用量一定要根據先小量預先試驗,確定后再批量進行。隨著健康事業的發展,對藥酒生產的衛生要求也越來越高。因此,在整個藥酒生產過程中的滅菌工藝也日益受到重視。

 

為了保證藥酒質量,除了作色澤和澄清度的檢查外,1985年《中國藥典》規定用氣相層析法測定多種藥酒制劑的含醇量,并對若干藥酒作了制法和鑒別上的規定,在生產操作過程中各個藥廠為了保證質量,還采用了各種方法對藥酒中的藥物含量作了具體的研究測定。有些單位對含糖藥酒用無水乙醇除糖法,對藥酒總固體量的測定,進行了探索,這對控制含糖藥酒的質量也有一定的意義。

 

用氣相色譜法檢查藥酒中的有毒醇類雜質(特別是甲醇,對人的眼睛極為有害),其方法較為簡便、靈敏、正確,已被廣泛采用。

 

總之,為了提高漢古傳承的質量,各種新的科學檢測方法正在逐步充實,完善它將成為藥酒制備中的重要研究課題之一。

 

藥酒應用于防治疾病,在我國醫藥史上已處于重要的地位,成為歷史悠久的傳統劑型之一,至今在國內外醫療保健事業中享有較高的聲譽。

 

 
四、藥酒的歷史

 

 
藥酒在中國的每一個朝代,都得到有效的發展。

 

商殷時代,釀酒業普遍后,藥酒的工藝技術得到實施。當時已掌握了曲蘗釀酒的技術,如《尚書·說命篇》中有商王武丁所說“若作酒醴,爾維曲蘗”的論述。值得注意的是在羅振玉考證的(殷墟書契前論)甲骨文中有“鬯其酒”的記載,對照漢代班固《白虎通義·考黜》曾釋“鬯者,以百草之香,郁金合而釀之成為鬯”,這是關于在商代出現藥酒的文字記載。

 

周代,飲酒越來越普遍,已設有專門管理釀酒的官員,稱“酒正”,釀酒的技術已日臻完善。《周禮》記載著釀酒的六要訣:秫稻必齊(原料要精選)曲蘗必時(發酵要限時),湛熾必潔(淘洗蒸者要潔凈),水泉必香(水質要甘醇),陶器必良(用以發酵的窖池、瓷缸要精良),火齊必得(釀酒時蒸烤的火候要得當),把釀酒應注意之點都說到了。西周時期,已有較好的醫學分科和醫事制度,設“食醫中士二人,掌和王之六食、六飲、六蟮……之齊(劑)”。其中食醫,即掌管飲食營養的醫生。六飲,即水、漿、醴(酒)、涼、醬、酏。由此可見,周朝已把酒列入醫療保健之中進行管理。漢代許慎在《說文解字》中,更明確提出:酒,所以治病也,《周禮》有“醫酒”。這說明藥酒在周代的運用確也相當普遍。

 

我國最古的藥酒釀制方,帛書《養生方》和《雜療方》(在1973年馬王堆出土)有文字記載。從《養生方》的現存文字中,可以辨識的藥酒方共有六個。

 

1.用麥冬(即顛棘)配合秫米等釀制的藥酒(原題:“以顛棘為漿方”治“老不起”)。

 

2.用黍米、稻米等制成的藥酒(“為醴方”治“老不起”)。

 

3.用美酒和麥X(不詳何藥)等制成的藥酒。

 

4.用石膏、藁本、牛膝等藥釀制的藥酒。

 

5.用漆和烏喙(烏頭)等藥物釀制的藥酒。

 

6.用漆、節(玉竹)、黍、稻、烏喙等釀制的藥酒。《雜療方》中釀制的藥酒只有一方,即用智(何物不詳)和薜荔根等藥放入甑(古代一種炊事用蒸器)內制成醴酒。其中大多數資料已不齊,比較完整的是《養生方》“醪利中”的第二方。該方包括了整個藥酒制作過程、服用方法、功能主治等內容,是釀制藥酒工藝的最早的完整記載。

 

其中不能排除民間傳承下來的秘傳要方漢古傳承,這些非物質文化遺產都是上千年中醫文化的結晶。

 

先秦時期,中醫的發展已達到了可觀的程度,這一時期的醫學代表著作《黃帝內經》,對酒在醫學上的作用,做過專題論述。在《素問·湯液醪醴論》中,首先講述醪醴的制作“必以稻米、炊之稻薪、稻米者完、稻薪者堅”,即用完整的稻米作原料,堅勁的稻桿做燃料釀造而成,醪是濁酒,醴是甜酒。“自古圣人之作湯液醪醴者,以為備耳……中古之世,道德稍衰,邪氣時至,服之萬全”,說明古人對用酒類治病是非常重視的。《史記·扁鵲倉公列傳》中“其在腸胃,酒醪之所及也”,記載了扁鵲認為可用酒醪治療腸胃疾病的看法。

 

漢代,隨著中藥方劑的發展,藥酒便漸漸成為其中的一個部分,其表現是臨床應用的針對性大大加強,所以其療效也進一步得到提高,如《史記·扁鵲倉公列傳》收載了西漢名醫淳于意的二十五個醫案,這是我國目前所見最早的醫案記載,其中列舉了兩例以藥酒治病的醫案;一個是濟北王患“風蹶胸滿”病,服了淳于意配的三石藥酒,得到治愈。另一個是苗川有個王美人患難產,淳于意用莨菪酒治愈,并產下一嬰孩。東漢·張仲景《傷寒雜病論》中,記載有“婦人六十二種風,腹中血氣刺痛,紅蘭花酒主之”。紅蘭花功能行血活血,用酒煎更加強藥效,使氣血通暢,則腹痛自止。此外,瓜蔞薤白白酒湯等,也是藥酒的一種劑型,借酒氣輕揚,能引藥上行,達到通陽散結,豁痰逐飲的目的,以治療胸痹。至于他在書中記載以酒煎藥或服茯的方例,更是普遍。

 

隋唐時期,是藥酒使用較為廣泛的時期,記載最豐富的數孫思邈的《千金方》,共有藥酒方80余首,涉及補益強身,內、外、婦科等幾個方面。《千金要方·風毒腳氣)中專有“酒醴”一節,共載酒方16首,《千金翼方·諸酒》載酒方20首,是我國現存醫著中,最早對藥酒的專題綜述。

 

此外,《千金方》對酒及酒劑的毒副作用,已有一定認識,認為“酒性酷熱,物無以加,積久飲酒,酣興不解,遂使三焦猛熱,五臟干燥”,“未有不成消渴”。因此,針對當時一些嗜酒縱欲所致的種種病狀,研制了不少相應的解酒方劑,如治飲酒頭痛方,治飲酒中毒方,治酒醉不醒方等等。

 

宋元時期,由于科學技術的發展,制酒事業也有所發展,朱翼中在政和年間撰著了《酒經》,又名《北山酒經》,它是繼北魏《齊民要術》后一部關于制曲和釀酒的專著。該書上卷是論酒,中卷論曲,下卷論釀酒之法,可見當時對制曲原料的處理和操作技術都有了新的進步。“煮酒”一節談加熱殺菌以存酒液的方法,比歐洲要早數百年,為我國首創。

 

此時,由于雕板印刷的發明,加上政府對醫學事業的重視,使當時中醫臨床和理論得到了發展。因此,對藥酒的功效,也漸漸從臨床上升到理論。如《太平圣惠方,藥酒序》認為“夫酒者,谷蘗之精,和養神氣,性惟驃悍,功甚變通,能宣利胃腸,善導引藥勢。”《圣濟總錄·治法·湯醴》認為“邪之傷人有淺深,藥之攻邪有輕重,病之始起,當以湯液治其微。病既日久,乃以醪醴攻其甚。又有形數驚恐,經絡不通,病生于不仁者,酒以醪藥,以此見受邪既深,經脈閉滯,非醪藥散發邪氣,宣通血脈,安能必愈……酒性酷熱,立行藥勢,所以病人素有血虛氣滯,陳寒痼冷,偏枯不隨,拘攣痹厥之類,悉宜常服,皆取其漸漬之力也,又古法服藥,多以酒者,非特宣通血氣而已,亦以養陽也”。藥酒的治病范圍也相對集中,朝保健養身方面發展,如“治一切風通用浸酒藥二十二道”,“治風腰腳疼痛通用浸酒藥十四道。”

 

另在藥酒專門方中,出現了較多的養身延年,美容保健方劑。當時,以藥材制曲的風氣已開始盛行,單在《叫北山酒經》中就記載了十三種藥曲。如香桂曲,配用了木香、官桂、防風、杏仁等藥品。瑤泉曲,配用了防風、白附子、檳榔、胡椒、桂花、丁香、人參、天南星、茯苓、香白芷、川芎、肉豆蔻等藥物。并認為做藥酒以東陽酒最佳“用制諸藥良”,其酒自古擅名,清香遠達,色復金色,飲之至醉,不頭痛,不口干,不作瀉,其水稱之重于他水,鄰邑所造俱不然,皆水土之美也。李時珍解說:東陽酒即金華酒,古蘭陵也,李太白詩所謂:“蘭陵美酒郁金香”即此,常飲入藥俱良。

 

隨著釀酒工藝的不斷發展和提高,有些藥酒不但具有強身保健,治療疾病的優點,而且口味醇正,成為風行一時的名酒,并成為宮廷御酒。元代建都于北京,是當時世界各國最繁華的都城。國內各地和歐亞各國的商客川流不息,國內外名酒薈萃,更成為元代宮廷的特色。羌族的枸杞酒、地黃酒;大漠南北各地的鹿角酒、羊羔酒。另有一些人們自釀自飲的酒,如正月的椒柏酒,端午的菖蒲酒,中秋桂花酒,重陽的菊花酒,都成為人們常釀的傳統節令酒類,其中有不少就是藥酒。

 

清代乾隆初年,就以“酒品之多,京師為最”了,當時出現了一類為藥酒店用“燒酒以蒸成”的各色藥酒,因用花果類所釀,故此類酒多以“露”名之,如玫瑰露、茵陳露、山楂露、五加皮、蓮花白等等,其中不少藥酒具有“保元固本、益壽延齡”之功,故多為士子所嗜飲。清《燕京雜詠》中贊其“長連遙接短連墻,紫禁滄州列兩廂,催取四時花釀酒,七層吹過竹風香”。燒酒是元代,也許更早一點,由波斯、阿拉伯傳入我國的。當時名阿刺吉酒,明代又名火酒,后逐步用制作藥酒。“燒酒以蒸成”的藥酒大量出現,表明清代用白酒作溶媒劑的工藝已逐漸普及。當時在清宮佳釀中,也有一定數量的藥酒,如夜合枝酒,即為清宮御制之一大藥酒。夜合枝即合歡樹枝,酒之藥物組成除了合歡枝外,還有柏枝、槐枝,桑枝、石榴枝、糯米、黑豆和細曲等,可治中風攣縮之癥。

 

民國時期,由于戰亂頻繁,藥酒研制工作和其它行業一樣,也受到一定影響,進展不大。新中國成立以后,政府對中醫中藥事業的發展十分重視,建立了不少中醫醫院,中醫藥院校,開辦藥廠,發展中藥事業,使藥酒的研制工作呈現出新的局面。藥酒釀制,不僅繼承了傳統制作經驗,還吸取了現代科學技術,使藥酒生產趨向于標準化。為了加強質量管理,還把藥酒規范列為國家藥典的重要內容。由于藥酒生產單位與醫療部門進行科研協作,保證了臨床療效的可靠性。

 

藥酒的發展,不僅逐漸滿足了人民群眾的需要,并且打入了國際市場,博得了國際友人的歡迎。現如今歷經了33年的《中醫藥法》終于于2017年7月1日發布。我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具有中華民族特色和歷史悠久的漢古傳承,必然和整個中醫中藥的發展一樣,為被蕁麻疹所困擾的人類,作出新的貢獻。

 


 

五、藥酒的特點

 

 
藥酒是選配適當中藥,經過必要的加工,用度數適宜的白酒或黃酒為溶媒,浸出其有效成分,而制成的澄明液體。在傳統中,也有在釀酒過程里,加入適宜的中藥,釀制而成的。藥酒即是一種加入中藥的酒。

 

中國藥酒的應用延綿數千年,有不少寶貴的經驗和方劑雖已失傳,漢古傳承屬于一個“幸存者”它的應用至今不衰,這是與藥酒特殊功效分不開的。

 

1.藥酒本身就是一種可口的飲料。一杯口味醇正,香氣濃郁的藥酒,既沒有古人所講“良藥苦口”的煩惱,也沒有現代打針補液的痛苦,給人們帶來的是一種佳釀美酒的享受,所以人們樂意接受。

 

2.藥酒是一種加入中藥的酒,而酒本身就有一定的保健作用,它能促進人體胃腸分泌,幫助消化吸收,增強血液循環,促進組織代謝,增加細胞活力作用。所以,中醫認為其性熱,走而不守,既有調和氣血,貫通絡脈之功,又有振陽除寒,祛濕散風之效,故《漢書·食貨志》贊之為“百藥之長”。

 

《本草綱目》引《博物志》記載,有王肅、張衡、馬均三人冒霧晨行,一人飲酒,一人飲食,一人空腹。由于受寒和長途的疲勞,結果空腹者死,飲食者病,酒者健。也說明了酒的功效。

 

波蘭的科研人員,通過對照尸檢,動物實驗,臨床觀察等方法探索研究,認為酒中的乙醇,對老年或中、老年人的腦動脈粥樣硬化,顯示了某種抑制作用。以上這些資料都說明,適量地飲酒對人體有保健作用。

 

3.酒又是一種良好的有機溶媒,其主要成份乙醇,有良好的穿透性,易于進入藥材組織細胞中,可把中藥里的大部分水溶性物質,以及水不能溶解,需用非極性溶媒溶解的有機物質溶解出來,起到更好地發揮生藥原有的作用,服用后又可借酒的宣行藥勢之力,促進藥物療效最大程度的迅速發揮。并可按不同的中藥配方,制成各種藥酒來治療各種不同的病證。

 

有人在研究龜令集酒對小鼠免疫功能影響同時,對比觀察了龜令集原始粉,龜令集升煉藥粉的影響,發現三種藥劑,都能顯著提高小鼠巨噬細胞吞噬功能,并對小鼠溶血抗體的產生有顯著促進作用,但以藥酒的作用為最佳。

 

4.中國藥酒適應范圍較廣,由于藥酒具有以上所講這些優點,所以其治療范圍幾乎涉及臨床所有科目。如內科的風濕病,偏癱(中風后遺癥),陽萎不用(性功能減退或障礙),咳喘(呼吸道感染);婦科的閉經、痛經,不孕、干血癆、產后腹瀉、產后眩暈、乳腺炎;兒科的佝僂病、風癇;外科的閉塞性脈管炎;皮膚科的濕疹、鵝掌風、過敏性皮炎、麻風病、銀屑病、白癜風;傷骨科的跌打損傷、骨折;口齒科的牙痛、齲齒;五官科的耳鳴、耳聾、失音、目視昏暗等,總計百余種病癥。當然,其中有些可能是古代某一醫家個人的經驗,是否能普遍應用,還須進一步驗證,但歷時千百年,流傳至今,服用的人積累起來也不會少,所以總體來看,當以可取者多。

 


 

六、藥酒的類型

 

 
最古的藥酒方與其它中藥方劑一樣是沒有名稱的,在馬王堆出土的帛書中,所記載的藥酒方,就沒有具體的方名,這種情況在唐代方書中仍保留不少,如《千金要方·脾臟下》“治下痢絞痛腸滑不可差方”。《外臺秘要》卷十五的“療風痹癮疹方”等。像只針對于蕁麻疹(癮疹)的漢古傳承也是這樣,沒有具體的名稱,只知道它只針對蕁麻疹(癮疹)。

 

最早的藥酒命名,現見于先秦及漢代,如《內經》中的“雞矢醴”及《金匱要略》中的“紅蘭花酒”等,多以單味藥或一方中主藥的藥名作為藥酒名稱,這方法成為后世藥酒命名的重要方法。漢代以后,藥酒命名的方法逐漸增多,傳統命名方法,歸納有以下幾種:

 

1.單味藥配制的藥酒,以藥名作為酒名,如羌活酒。

 

2.二味藥制成的藥酒,大都二藥聯名,如五倍子白礬酒。

 

3.多味藥制成藥酒用一個或二個主藥,作為命名,如羌獨活酒,或用概要易記的方法命名,如五蛇酒、五精酒,五枝酒、二藤酒等。

 

4.以人名為藥酒名稱,如倉公酒、史國公酒、北地太守酒等,以示紀念。為了區別,有時也用人名與藥名或功效聯名的,如崔氏地黃酒、周公百歲酒等等。

 

5.以功能主治命名,如安胎當歸酒、愈風酒、紅顏酒、腰痛酒等。這一命名方法,在傳統命名方法中,也占相當比重。

 

6.以中藥方劑和名稱,直接作為藥酒名稱,如八珍酒、十全大補酒等。

 

此外,還有一些從其它各種角度來命名的藥酒,如白藥酒、玉液酒、紫酒、戊戌酒、仙酒、青囊酒等,數量不多,不一一列舉。

 

《本草綱目》詳載了69種藥酒可治疾病,這69種藥酒均以黃酒制成。如米酒:行藥勢,通血脈,潤皮膚,散濕氣,除風下氣,解馬肉、桐油毒;五加皮酒:支閏切風濕痿痹,壯筋骨,填精髓;地黃酒:補虛弱,壯筋骨,通血脈,臺腹痛,變白發;當歸酒;和血脈,堅筋骨,止諸痛,調經水;枸杞酒:補虛弱,益精氣,去冷風,壯陽道,止目淚,健腰腳;茴香酒:治腎氣痛、心腹痛等等。

 

中國藥酒既是酒的一部分,也是中醫的一部分,現在醫學界采用兩種理論體系均能接受的大科分類法,分成保健、內、外、婦、兒、骨傷、皮膚、五官、口齒等科。因此,保持了中國藥酒的傳統性,又以現代科學發展了她新的一面。當然,由于中國藥酒經歷了幾千年的發展過程,藥酒的功能主治,既包括了中國二千年前的病名和病癥,也包括了現代醫學中的病名和病癥,其內容極為豐富,后人對她的整理和發展,也是一項巨大的工程。

 

 
七、藥酒的飲用

 

 
中國藥酒品種繁多,分布區域廣,因此使用的酒度各不相同,有高度、中度和低度的。而飲用者身體也各不相同,因此在了解清楚后飲用才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1.限量服用

 

由于藥酒中含有一定量乙醇(亦稱酒精),攝入過量,會不利于人體健康。所以必須正確使用,才能充分發揮藥酒的功效。關于酒精對人體的作用過程,《普濟方》一書有詳細講解。書中提到酒精(即乙醇)是一種水溶性小分子化合物,在消化道中,以簡單擴散的方式被迅速吸收,高濃度酒吸收速度比低濃度酒要快,空腹狀態會加快吸收。吸收后,絕大部分在肝臟被氧化分解,在醇脫氧酶的作用下,氧化成乙醛,又經醛脫氫酶的作用氧化為乙酸,乙酸進入血液,加入乙酸代謝過程中,最后生成水和二氧化碳排出體外。

 

為了尋找一個對肝臟安全的飲酒量,醫學家根據大量的病理資料研究了乙醇消耗量與肝損害的關系,得出科學飲用量。

 

根據科學建議,每日飲酒量,相當于每kg體重飲服1g乙醇量為預防肝損害的安全量上限。若飲酒量超過每kg體重2.5g乙醇量,肝損害率就會顯著升高。根據這個上限,相當于60kg體重的人,每日飲60%的白酒100g,為了安全,乙醇的每日攝入量須限制在45g以下。因此在飲用藥酒時,可以參照以上,根據藥酒度數,限制每日的攝入量。確保既能品嘗到酒的樂趣,又能得到健康上的保健功能。

 

2.辨證服用

 

中醫治病經常會遇到這種情況,二個病人同患一種病,譬如感冒,醫生分別處以溫、涼兩種藥性相反的解表藥,各自服后都達到同樣治愈的效果,這就是辨證用藥的特點。

 

藥酒的使用,也應根據中醫的理論,進行辨證服用,尤其是保健性藥酒,更應根據自己的年齡、體質強弱、嗜好等選擇服用。因為,一般治病的藥酒,大都功效主治比較明確,漢古傳承只針對蕁麻疹,而且患者也總是在經過醫生明確診斷后再選擇服用。像保健性藥酒,由于多以補益強身為主,因而對選擇不夠重視,若使用不當,易產生不良后果。所以服補益酒前,必須先弄清自己的體質狀況。

 

3.因人而異,注意禁忌

 

(1)根據自己的體質進行辨證服用,這是最基本的原則,其實中醫辨證論治病所講的范疇更廣,它還包括人的性別、年齡、生活習慣等個體差異和時令節氣等。因此,服用藥酒時還須因人而異,注意每個人的酒量大小。

 

若平時慣于飲酒者,服用藥酒量可以比一般人略增一些,但也要掌握分寸,不能過分。不習慣飲酒的人,在服用藥酒時,可以先從小劑量開始,逐步增加到需要服用的量,也可以冷開水稀釋后服用。

 

性別方面:婦女有經帶胎產等生理特點,所以在妊娠期、哺乳期就不宜使用藥酒。在行經期,如果月經正常,也不宜服用活血功效較強的藥酒。

 

年齡方面:年老體虛者,因新陳代謝較緩慢,在服用藥酒時可適當減量。相反,青壯年由于陳陳代謝相對旺盛,用量相對多一些。對兒童,古代有用藥酒治療佝僂病等。但兒童生長發育尚未成熟,臟器功能尚未齊全,所以一般不宜服用,如病情確有需要,也應注意適量。

 

此外,有肝臟病、高血壓、心臟病及酒精過敏者,都應當慎用藥酒,或在醫生和營養師的指導下飲用。

 

(2)飲酒時服用某些藥物時,要注意區分對待。由于有些藥物會增強酒精的毒性,或者產生副作用,或者影響藥效,所以還應當注意飲酒后12小時內不宜服某些藥物,或者服了藥物12小時內不宜再飲酒。歸納起來有以下幾種情況:第一,能增強酒精毒性的藥物,有降壓藥肼苯噠嗪,利尿藥利尿酸,抗抑郁藥悶可樂等;第二,飲酒會影響藥效,有抗驚厥藥苯妥英鈉,降血糖藥甲苯磺丁脲和胰島素等;第三,飲酒能增大藥物產生副作用,有降壓藥胍乙啶,利尿藥雙氫克尿塞、氯噻酮以及滅滴靈、阿斯匹林、巴比妥、利眠寧、安定、冬眠靈、非那根、奮乃靜、苯海拉明等;第四,能造成乙醛中毒的藥物,有痢特靈、硝酸甘油、滅滴靈等。

 

(3)酒后忌立即洗澡。據病理學家觀察和檢測,人在飲酒后,酒精會妨礙體內葡萄糖儲存的恢復,于是,機體易休克,嚴重時危及生命。因此酒后忌立即洗澡。

 

(4)要堅持飲用。任何養身方法的實踐都要持之以恒,久之乃可受益,飲酒養生亦然。古人認為堅持飲酒才可以使酒氣相接。唐代大醫學家孫思貌認為“凡服藥酒,欲得使酒氣相接,無得斷絕,絕則不得藥力。”

 

(5)由于藥酒的配方功能性味有異,要看清服用的注意事項,如外用還是內服、忌口、禁房事等,服用時應當遵守。

 

只有根據上述的要求,合理地使用藥酒,才能避免藥酒的副作用,發揮其優點和特長,達到應有療效。

 

?
首頁
電話
微信
聯系
免费又黄又硬又爽大片,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区别第一集,女邻居丰满的奶水在线观看,天天天天做夜夜夜夜做无码